• 女教师舍身保护学生被撞身亡感动各界 2019-06-20
  • 甘肃宣讲十九大:丝路春风三千里,陇原儿女添豪情 2019-06-20
  • 手游吃鸡也能用键盘?北通K1吃鸡辅助畅玩刺激战场 2019-06-1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2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6-02
  • 山西出版界融媒体的探索者 2019-05-30
  • 全世界人民都要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不断扩大社会财富公有制的范围,不断缩小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以便最终消灭社会财富私有制,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 2019-05-27
  • 南方都市报:小乔说个球01:世界杯舔屏指南 2019-05-27
  • 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 2019-05-17
  • 比贫穷更可怕的,是心穷 有故事的人 2019-05-17
  • 淮海实业集团新时代传习中心揭牌 2019-05-14
  • 测一测你是个怎样的人:这8幅图,你第一眼看到的是什么? 2019-05-14
  • 周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2019-04-25
  • “‘网红’直播违法屡屡发生,该谁担责?” 2019-04-25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4-18
  •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 寒门状元 > 第二三二三章 日子不好过

    河南11选5任一开奖结果:第二三二三章 日子不好过

     热门推荐:资本大唐、锦衣杀明、大明金主、惊雷、明朝谋生手册、步步生莲、我是秦二世、权柄、天下、一品江山、大官人、续南明、
        朱厚照銮驾抵达京城郊外,此时小拧子已率先到了迎接队伍前。

        负责接待小拧子的是高凤,高凤刚与张氏兄弟来到路边,还未站定,小拧子翻身下马,急忙招呼道:

        “高公公,陛下说了,迎接的阵仗先撤了,只留下侍奉的太监和宫女……哦对了,回京城的銮乘可有准备好?因道路不良于行,陛下现在用的是两匹挽马拉拽的马车,非常不合规范!”

        说话时,小拧子甚至没留意旁边昂着头,显得趾高气扬的张氏兄弟,这让张延龄心里略微有些不是滋味。

        高凤连忙回道:“銮驾已备好,从此地回京城都是可供八匹马并驾齐驱的官道,挽马乃是前后六列的三十六匹大宛良驹,车厢采用南方传来的弹簧减震系统,坐上去无比舒适……陛下是直接回宫吗?”

        小拧子道:“回豹房?!?br />
        高凤脸色转差,他来的主要任务就是将朱厚照平安带回皇宫,若不能完成任务的话他没法跟张太后交差。

        此时杨廷和与杨一清、朱晖过来,杨廷和好奇地问道:“拧公公,陛下可有交待迎銮官将如何差遣?”

        小拧子见面前这么多大人物,多少有些为难,但他到底见惯了大场面,轻叹道:“诸位大人,陛下只是吩咐让仪仗撤走,不要影响周边百姓正常生活,至于旁的陛下没说,之后陛下的銮驾马上就要过来,其实诸位大人可以先回京城……”

        张延龄黑着脸问道:“我等出来迎驾,连陛下面都没见到,就让我们回去,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鹤龄闻言立即瞪了弟弟一眼,怪责张延龄乱说话,但张延龄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以他的想法,眼前这些人再有地位那也是给自己擦鞋的,总归自己是国舅爷,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一个小太监?

        小拧子苦着脸道:“诸位大人不要为难小的,小的只是带了陛下御旨前来,马上就要回去复命。诸位大人,这里交给你们,一切自便吧!”

        说完,小拧子匆忙告辞离开,他知道自己应付不了这么多大人物,不如找借口逃遁。

        这边小拧子走了,剩下几个朝中大员不知该如何是好。

        高凤道:“诸位公爷、侯爷、大人,您们看,陛下御旨已下,咱们到底是走还是留?”

        张延龄气鼓鼓地道:“当然走咯,陛下已下圣旨,难道我们要抗旨不遵?杨大学士,你说呢?”

        杨廷和在几人中虽然地位算不上最尊贵,但杨廷和毕竟是张太后派来迎驾的特使,就好像是钦差,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

        “诸位若要回去,本官不阻拦,但本官会留下来,等候陛下抵达?!毖钔⒑颓宄乇砻髁俗约旱奶?。

        杨廷和选择留下,杨一清跟朱晖也不想走,张鹤龄之前领兵去迎驾被圣旨打了回来在张太后那里受了气,也不想再次灰溜溜离开,只有在寒风中受了冻的张延龄迫切想回到京城的豪宅暖和一下。

        高凤道:“那咱们就在这里等陛下前来……咱到底奉命出来迎銮,若半途而废,回去后不好交差……来人,将迎接的仪仗撤了,再将陛下的车銮送到前面来,让陛下换乘?!?br />
        本来高凤不敢违背朱厚照御旨,但现在有杨廷和出来当挡箭牌,他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一行人又开始忙碌起来。

        这次因为朱厚照一行已快要抵达,不需要再找地方休息,按照朱厚照的吩咐将最后准备工作完成即可。

        “真不知道咱那皇帝外甥是怎么想的!”到最后张延龄嘴里小声嘀咕一句,引来杨廷和等人一阵侧目。

        ……

        ……

        旌旗招展中,朱厚照坐在马车上,在近处侍卫、远处锦衣卫,前后数千官兵簇拥下,浩浩荡荡往京城进发。

        尽管车驾有些颠簸,但朱厚照的心情突然轻松起来,或许是想到马上就要回到京城,可以逍??旎?,不必再在外面颠簸辛苦,朱厚照几乎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朕御驾亲征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早知道的话,让沈先生一人去,不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去了反而给沈先生制造那么多麻烦?!?br />
        朱厚照多少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去了西北一趟惹出不少麻烦,差点儿把沈溪坑死。尤其是此番私自出游更是吃够了苦头,让他对自己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短时间内失去了出京城游玩或者做什么别的事情的兴趣。

        “陛下,拧公公回来了?!苯蚱镒怕?,跟随在车驾旁,见到小拧子纵马过来,连忙向车窗说道。

        朱厚照一听掀开车帘向前看去,只见小拧子骑马过来,愣了一下,等小拧子到了近前才出言问道:“怎么了?”

        小拧子翻身下马,但马车可没等他,继续往前,他连忙追着马车一路小跑,嘴里回道:“陛下,已跟那些迎驾的大人说了,但奴婢回来的时候,他们只是将仪仗撤了,并没有走,说是要等着见陛下?!?br />
        朱厚照怒道:“朕说的话越来越不好使,是吧?朕不换马车了,直接进京城,朕要回豹房休息?!?br />
        本来朱厚照打算在城外二十里先把自己乘坐的简陋马车给换掉,坐上三十二匹御马拉拽的御驾,但想到这么一来可能更耽误时候,不如轻车简从来得迅速,此时他归心似箭,片刻都不想耽误,当然也跟迎驾之人不识相有关。

        江彬在旁道:“陛下,队伍距离迎接的人很近了,不到一里,都能看到人了?!?br />
        “别停,朕不打算见那些人,应付他们的差事就交给你们了!”说完朱厚照直接将车帘放下,小拧子跟江彬都能感受到皇帝此时的愤怒。

        江彬看了小拧子一眼,他没有跟朝中大员打交道的经验,想从小拧子那里获得点启示。

        但此时小拧子已不再追着马车走,停下来,等人给他牵马过来,然后再次骑马去跟杨廷和等人交涉。

        “真是麻烦啊?!?br />
        来回纵马疾驰,小拧子感觉大腿内侧都快磨破皮了,懊恼地埋怨,“陛下吩咐什么,那些大人都不听,非要咱家来回折腾……现在好了,彻底将陛下激怒,连维系皇家体面的车驾都不换,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小拧子正在等之前帮他牵马的侍卫过来,此时张永从后方策马奔了过来,下马后恭敬问道:

        “拧公公,可有要紧事需咱家代劳?”

        “不必了?!?br />
        小拧子虽然跟张永达成合作协议,但对张永始终不是那么信任,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接受皇帝交托的差事可以让旁人代劳。

        随即送马的侍卫过来,将马缰递到小拧子跟前,小拧子接过,正要翻身上马,突然记起什么,四处望了望,开口问道:“沈大人呢?”

        张永回道:“沈大人的车驾还在后面,可是陛下要交待沈大人什么?交给咱家去通知便可?!?br />
        “没有口谕?!?br />
        小拧子摇头道,“陛下让咱家去跟迎驾的杨大人等人交涉,现在前方人马已经快跟他们碰上了,再不走便赶不及。有事回京城再说!”

        说完,小拧子在侍卫相助下艰难地爬上马,又急匆匆打马而去。

        张永望着小拧子的背影,摇头叹道:“不愧是陛下跟前红人,拧公公可真是忙??!”

        ……

        ……

        杨廷和等人本来已见到前呼后拥的銮驾,以为可以面圣,却在此时见到小拧子骑马先一步而来。

        “让开!让开!”

        小拧子老远便大喊大叫。

        虽然平时朝臣对小拧子还算恭敬,但此时却没人把小拧子当回事,尤其是杨廷和跟张延龄,他二人压根儿就当小拧子是透明的。

        即便小拧子喊得再大声,二人也无动于,等小拧子到近前,从马背上跳下来时,朱厚照的车驾已经到了近前,根本就没有减速甚至停下来的意思,居然顺着官道往前走。

        “杨大人,陛下有旨,銮驾不停,也不会换乘,诸位都退开,免得被车驾所伤?!毙∨∽诱泻舻?。

        杨廷和往小拧子身上瞅了一眼,迅即挪开,好像根本就没听到小拧子的话一样。

        此时的杨廷和想得很明白,无论如何都要面圣,如此一来就不能听小拧子的,但小拧子又是代表皇帝前来传旨,若违背就有违抗圣旨,那不如装作没听到,这样就算事后被追究,他也可以说当时风大,根本就不明白小拧子说什么。

        高凤瞬间便明白了杨廷和采取的策略,直接将小拧子挡了下来,招呼道:“拧公公您先稍作休息,陛下这不已经过来了么?我等在此等候半天,只是目送陛下离开也好,作何要远远避开呢?”

        小拧子想冲到杨廷和跟前去说明情况,但高凤就是死死地挡在前面不让他靠近杨廷和。

        小拧子急道:“陛下的御旨,你们不想遵守是吗?”

        高凤笑眯眯地回道:“陛下的御旨当然要听,但现在我等只是前来迎驾,又非做别的……拧公公请先消消气?!?br />
        张延龄在旁用不阴不阳的腔调道:“拧公公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一边是陛下的圣旨,另一边是太后娘娘的懿旨,你不识相别人还知道避讳呢……你就当什么事没发生好了!”

        此时也就张延龄仗着自己皇亲国戚的身份敢说风凉话,别人都各怀目的做事,尤其是高凤,他算是其中最圆滑世故的一个,到底高凤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在这次掌印选拔中,他也想更进一步,所以做这些其实是想为自己在朝臣跟张太后面前加分,至于皇帝那边会如何则不好说。

        先把能争取到的支持力量都争取到,这是高凤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陛下马上来了!”

        小拧子见没人理会自己,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但即便如此,杨廷和等人仗着自己在朝中的身份和地位,拒绝跟小拧子正面交流,更不会听令让到远处,他们已准备好在皇帝马车过来时上前阻拦。

        恰在此时,只见正德皇帝乘坐的马车已距离他们站的地方不到百步,杨廷和甚至已跨步上前,准备走到路中间拦驾。

        可令在场众人都没想到的是,十几骑突然从御驾旁边快速奔袭而来,如同要上阵杀敌一样,到了近前也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如此一来杨廷和等人不得不后退几步避开。

        “扰驾者死!”

        马背上带头那位武将正是江彬,只见江彬将腰间佩剑拔了出来,对着眼前几个准备拦驾的大臣,一点都没有畏惧的意思,语气强硬之至。

        如果只是小拧子,杨廷和等人根本没必要担心,但不怕讲理的就怕耍横甚至不要命的,江彬的表现让在场这些大佬明显有些不适应。

        江彬是生面孔,只有高凤等少数人认识,杨廷和仅仅听说过有这个人,但其实江彬是谁朝中没人关心,便在于正德朝这般文武根本没有将君王身边的佞臣放在眼里,这些人连太监都不是,皇帝的宠信谁敢保证能维系多久?因此这些人根本就没把之前的钱宁等人当回事。

        杨廷和本屹立在那儿不动,但江彬明显不是说两句吓唬人的话,已提着剑冲到杨廷和跟前,大有一言不合便直接骑马撞开杨廷和的意思。

        最后杨廷和不得不避开。

        如此一来,江彬带人将眼前这帮朝中权贵给隔开,防止他们靠近朱厚照的马车。

        “大胆,居然敢威胁皇亲贵胄!你是谁?”

        张延龄已叫嚣起来,对他而言除了皇帝和太后就属他最大,就算江彬不是专门针对他一个人,他也忍不下这口恶气。

        江彬没有回答,他统领的也并非是锦衣卫,这些人都是江彬从蔚州卫带出来的,只听从他的调遣,属于典型的不知者无畏,他们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些人权力有多大,只知道听从命令报效皇帝,面对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他们没有一个退缩的。

        “别伤了和气,这位乃是内阁杨大人?!?br />
        小拧子一看这架势不对,赶紧过去劝说,哪怕他不想杨廷和等人惊扰圣驾,也不想君臣间出现什么嫌隙,更不愿意得罪杨廷和这样的内阁大学士。

        江彬仍旧骑在马上,高声道:“犯驾者死!谁不信只管上来试试!”

        有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人站在前面挡路,还真没人敢靠前,哪怕是刚才叫嚣很响的张延龄也不敢随便靠近,显然张延龄也知道分寸。

        便在此时,皇帝车驾已到了近前,大批锦衣卫和官兵已将路边彻底封死,杨廷和心中气恼不已,正准备硬闯上去,但见皇帝乘坐的马车车厢的窗帘打开,朱厚照探头往外看了一眼,然后又缩了回去。如此一来,是个人都知道,皇帝知道江彬在做什么,丝毫也不以为忤。

        高凤等人都是老狐狸,一看江彬横冲直闯过来,杀气腾腾,自然而然地想到:“这家伙才朝中没有根基,怎么可能有胆子过来阻挡吾等面圣?除非是陛下亲自下令……若犯圣颜,真被这家伙杀死,那就跟自己找死没甚区别!”

        想到这里,再也没人敢往前,小拧子很担心出意外,冲到最前面隔开迎驾众人与江彬等护驾侍卫。

        江彬见皇帝的马车已经走出一段路,这才将佩?;骨?,冷声道:“本将不是有意得罪诸位,乃奉旨行事……请诸位不要让本将为难!”

        在地方待久了,江彬身上多少有些官威,他只需拿出以前对普通百姓和士兵的那股气势来便可,显然他不知道得罪眼前几人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或许文官没法直接针对他,但张氏兄弟和高凤既不是善茬,又在皇宫体系中拥有较大的权势,都会让他日子不好过。

        “走了,江大人?!?br />
        小拧子赶忙提醒,“赶紧护驾去,咱们这就回京城?!?br />
        小拧子两边都不想得罪,匆忙上马,然后跟着江彬一行追赶銮驾而去。

        ……

        ……

        “这算怎么个说法?”

        朱晖在这几人中算是最没立场的那个,只是随大流罢了,此时见杨廷和等人没机会面圣,心里还有些幸灾乐祸,但脸上却表现出一副很惋惜的模样。

        杨廷和脸色非常难看,坚持要见皇帝一面的人是他,现在被挡驾受到侮辱最严重的人也是他,之前他没有豁出一切去喝斥江彬,算得上是忍气吞声。

        高凤过去劝解道:“杨大人,刚才陛下从车窗里往外看了一眼,如此说来那位江大人确实是陛下亲自委派,或许陛下旅途劳顿不想接见我等,不如赶紧回城去跟太后娘娘汇报,咱们随着圣驾回京城便可?!?br />
        杨廷和没说什么,杨一清却指着远处道:“咦,那边应该是兵部沈尚书?!?br />
        在皇帝銮驾后大概五百步开外,沈溪骑马慢悠悠跟在后面,对于沈溪来说不管前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与自己无关,不需要出来强调自己的重要性。

        不过杨廷和等人没能阻拦圣驾,以至于队伍的行进速度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使得他很快便暴露在众人视野。

        高凤拿手遮到眉前,垫起脚眺望一下,紧忙道:“果然是沈大人,咱们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虽然高凤站在张太后一边,但此时谁都知道京城势力格局就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若是沈溪到来都不过去打声招呼,很可能会被沈溪这位未来大有作为的权臣嫉恨,以后在朝中处事会越发艰难。

        更加重要的是,如今高凤也有竞逐司礼监掌印的心思,他很清楚沈溪在这次选拔中占据的主导地位,所以对巴结沈溪很上心。

        杨廷和面露难色,就本心而言他并不想跟沈溪有正面接触,毕竟之前他代表张太后针对过沈溪很多次,是否得逞先且不说,面子上有些抹不开。

        杨一清识趣地道:“杨大学士和两位国舅爷还是赶紧回去见太后,将事情跟太后说明白,见沈尚书的事情交给在下吧?!?br />
        杨廷和感激地看了杨一清一眼,点头道:“这里就交给应宁你了……高公公,我们随圣驾回京城吧?!?br />
        高凤有些不甘心,但现在代表张太后的特使杨廷和发了话,他只是跟着来打下手,自然无从拒绝,只能跟着杨廷和先一步离开。

        至于张氏兄弟,则没着依照杨一清所言急着走,而是到一边去整顿仪仗人马,指使人把三十六匹御马解下来,只需三四匹马拉拽龙辇,如此才方便驭者指挥,加快回城速度,同时避免跟沈溪照面。

        只有杨一清跟朱晖往路边迎了过去,准备跟沈溪交流一下。

        沈溪看到这边的情况,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人上前来,他却不能跟朱厚照那般不近人情,只能下马来跟杨一清和朱晖打招呼。

        简单寒暄过后,杨一清道:“銮驾没有停歇,杨大学士跟高公公急着回去跟张太后奏禀,没有留下来跟之厚会面……之厚,你这是往何处去???”

        沈溪道:“先跟着队伍回京城,陛下有旨,让在下进城后直接打道回府,各衙门先不过去,谢阁老那边也劳烦应宁兄你去打一声招呼?!?br />
        杨一清点头:“在下自会传达?!?br />
        沈溪再对朱晖行礼,之后便翻身上马,继续往京城进发。

        一行浩浩荡荡,似乎京城外接驾不成的小插曲并不存在,各自都有事情做,回到京城也不会清闲。

        ……

        ……

        杨廷和本想追上朱厚照的车驾,再行试着面圣,但随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江彬等人由始至终都?;ぴ诨实鄣穆沓蹬?,这个时候莫说是拦驾了,就算接近五十步范围内都无法完成。

        朱厚照不打算从正阳门入京师,而是往崇文门去了,显然不打算回皇宫,而是直接去豹房。

        杨廷和跟高凤没有随圣驾往崇文门去,半途折道前往正阳门,二人急着回宫奏禀。

        很快朱厚照的车驾便进了崇文门,一路往豹房而去。

        虽然京城内的戒严已解除,但当日为了保证皇帝路途平安无碍,城西跟城南基本处于封路状态,朱厚照一行畅通无阻,终于顺利抵达豹房。

        在东四牌楼南街,沈溪跟大部队分开,取道双碾街、安定门大街回府。

        长安街小院内,谢迁还在等候消息。

        本来谢迁也想去迎驾,但因朝廷并无安排,再加上谢迁知道皇帝跟张太后间已产生嫌隙,在没有张太后安排的情况下,他也就选择留在京城内,甚至哪个衙门都不去,就守在自己的小院内。

        一直到下午临近黄昏,何鉴匆忙过来知会消息,而在此之前不到盏茶工夫,谢迁刚知道朱厚照安全抵达豹房这一情况。

        “……于乔,陛下顺利回来,但介夫跟高公公并未见到陛下本人,听说路上被一个叫江彬的将领给拦了下来。江彬此前好像是蔚州卫指挥佥事,此前在张家口堡外救驾有功,现在护驾君前,随时听用?!焙渭樯芩私獾降那榭?。

        谢迁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江彬,曾陪同陛下出游……微服私访!”

        何鉴对谢迁临时改口并未在意,摇头道:“这个江彬不简单啊,之前有个幸进的钱宁,官居锦衣卫指挥使,现在又冒出来个江彬,未来还不知道有谁……陛下似乎对有军职的年轻将领很中意,屡次破格提拔,希望不要出事才好?!?br />
        谢迁黑着脸没去评价,何鉴又道,“这次介夫跟高公公算是碰壁,二人已入宫去见太后,此时恐怕已在永寿宫内了?!?br />
        谢迁问道:“之厚呢?”

        “之后……之后怎样?哦,你是说沈之厚???”

        何鉴脑袋一时间没拐过弯,及时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谢迁说的是沈溪,当下道,“之厚的事情没人说及,一时间也没想起询问,回城后想必是去兵部衙门了吧……外出当差,回来后总需要办理一些交接手续?!?br />
        谢迁冷声道:“那我这便去见他?!?br />
        说话间,谢迁起身要走,何鉴有些无奈,正准备陪同谢迁一起出门,顺带跟谢迁说一些他打听来的消息,到门口看到户部尚书杨一清的马车抵达。

        杨一清从马车上下来,看到谢迁出门,连忙上前行礼。

        知道谢迁要去见沈溪后,杨一清道:“谢阁老不必去兵部衙门,之厚让在下给谢阁老带话,说是陛下恩准他可以直接回府,至于交接之事可以晚几天完成,五军都督府跟兵部衙门那边稍后在下也会去打声招呼?!?br />
        谢迁闻言不由皱眉,黑着脸问道:“陛下一句话,就可以连规矩都不管,旁人不明白事理,难道他沈之厚也不明事理吗?”

        沈溪回京,没有拜访任何人而是选择直接回府,听起来有皇命撑腰,理直气壮,却不能让谢迁感到满意。

        但谢迁也没什么办法,他不想在这时候去沈府登门拜访,自顾身份的他,在京城内做事可比在外面办事谨慎多了,尤其是在皇帝跟沈溪刚回朝之时。

        杨一清没在谢迁这里久留,当即去兵部衙门和五军都督府知会消息,谢迁只能返回自己的小院生闷气。

        何鉴道:“于乔若有要紧事跟之厚商议,大可让人前去传话,让他主动来见便是?!?br />
        谢迁抬头看了何鉴一眼,坚持地道:“他要来的话,不用我派人去催促都会来,若是不想来,再勉强也无用,来了也只会给我气受?!?br />
        ……

        ……

        如同谢迁所想,沈溪的确没有去见谢迁的意思,无论现在沈溪多需要谢迁的支持,都不愿意低声下气跟谢迁祈求。

        离开京城出征西北前不会去,现在同样不会,此时沈溪跟谢迁之间明显有了一道沟壑,不是说是对立,但就是泾渭分明,表明沈溪不想简单归到谢迁的派系中去。

        你爱支持就支持,不支持拉倒!

        此时沈溪正在家中跟妻儿团聚,这是他出征大半年来最挂牵的事情,回到家中,他就不打算再拜访任何人,甚至跟负责知客的朱起说明,任何人前来拜访都不要请进来,一律阻挡在外,除非是皇命到来。

        只要谢迁不来打扰沈溪,旁人就不会无端生事,此时此刻京城内文武大员也都很识相,不会轻易前来造访,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在琢磨朝廷现在的格局,思索到底未来是往沈溪这边亲近,又或者继续跟沈溪站到对立的立场上,在谢迁和沈溪之间,总归要站位。

        当中立派很可能就是两边不讨好,所以必须要选择一种倾向。

        沈府热闹非凡,沈溪回来后跟家里人团聚,一家老小比过年还要热闹。此时豹房中却有些冷清,因为朱厚照回来后并没有马上投入到吃喝玩乐中去,而是一头扎到熟悉的龙榻上,一睡不醒。

        江彬此时还不知道未来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只能守在寝殿外面,小拧子可以自由出入,到三更鼓敲响,他已经悄无声息进去查看多次,可眼看都快四更了,朱厚照仍旧没有睡醒的迹象。

        小拧子心里琢磨开了:“陛下半路上就在说回来后尽情享乐的事情,怎么回来后却一反常态,连个侍寝的女人都没召唤,难道说陛下转性了?”

        当小拧子第四次查看过皇帝是否睡醒后,躬身退出寝殿,小心翼翼将房门掩好,突然间身后出现的身影将他吓了一大跳。

        “拧公公,是我?!?br />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是江彬,除了小拧子一直在朱厚照寝殿内外转悠,江彬也守在附近,江彬是少数几个可以接近皇帝的人。

        小拧子打量江彬一眼,一摆手,示意当下不是说话的地方,然后跟江彬一起到了隔壁一处小花厅内,入内后小拧子将房门关好,这才稍微提起嗓门儿道:

        “江大人看来不懂这里的规矩,陛下休息的时候不能随便说话,若是惊扰圣驾,可是要杀头的?!?br />
        小拧子故意把后果说得很严重,有点威胁对方的意思,从开始他便动了拉拢江彬的意思,而江彬也是聪明人,虽然并不想投靠到小拧子名下,但初来乍到总归要有人在旁指点,他觉得小拧子便很合适。

        江彬道:“多谢拧公公提点,不知小人未来能作何?”

        小拧子将江彬从头到脚好好看了一番,然后道:“你做什么,当然是去问陛下,陛下会给你安排恰当的差事……之前不是让你挂着锦衣卫的职司?是百户还是千户?”

        江彬想了下,然后茫然的摇了摇头,他并没有获得正式的锦衣卫官职,朱厚照虽然说过会提拔他,但一直没有落实,到现在仍旧只是个蔚州卫指挥佥事,官职是不低,但在京城这地方,这种武职连个屁都不是。

        小拧子冷笑不已:“总归先留在豹房里听候陛下吩咐,陛下平时都是晚上活动,而白天……基本是休息的。这可能跟你以前的作息习惯有所不同?!?br />
        江彬道:“此事小人倒是知晓?!?br />
        小拧子没好气地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嘛,那你还找咱家问什么?”

        江彬笑呵呵地道:“拧公公您看,小人刚到这里,陛下在里面休息,小人却不知该去何处落脚……您看是否……”

        小拧子不由哑然失笑,他这才意识到江彬的处境非常尴尬,心想:“这江彬,根本就是陛下从外面捡回来专门咬人的一条狗啊,虽然是一条忠犬,但陛下回来后哪里有工夫安排一条狗的住处?难道是要让我这个管家来治你这条狗?”

        小拧子打从心眼儿里看不起江彬,其实江彬也没怎么看得上他,互相鄙视却又不得不保持表面上的和气。

        “这样吧?!?br />
        小拧子仔细思索了一下,道,“既然江大人暂时没有住处,不妨先睡在咱家那里,咱家整宿都要伺候陛下,没办法回去歇息,江大人应该疲累了吧?早些前去安歇?!?br />
        江彬脸上带着几分惊喜:“那就多谢拧公公的安排?!?br />
        ……

        ……

        在小拧子指点下,江彬终于有了个落脚的地方。

        他这边还算好,他带来的那些侍卫此时只能是在豹房前院找个没人的犄角旮旯靠着墙壁睡,甚至连个铺盖卷都没有,寒风中每个人都觉得很憋屈。

        本来都想跟着江彬到京城来享福,谁知道到了地方才发现福暂时没有享受到,却先要吃苦,这可比在行军路上吃的苦头还要大,因为连个有瓦遮头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是找点干草在地上铺着,甚至连火堆都不能生。

        豹房内一群衣着华丽的御林军走来走去,这群人就好像外来的乡巴佬一样,那些锦衣华服的宫廷侍卫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当然,主要还是钱宁故意刁难人。

        钱宁失宠,心里极度不爽,之前在皇帝身边无从表现,但此番回到京城相当于回到自己的地盘,在皇帝没有安顿这些人前,他是不会主动帮忙安置的,他巴不得让这些人吃点儿苦头,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

        钱宁暂时还没意识到,江彬有可能会取代他,在钱宁看来江彬这种小人物最多只是昙花一现。

        “……发现有偷懒的,直接一脚踢醒,看以后谁敢对老子撒野!”钱宁对手下喝令。

        豹房总归是他的地盘,江彬的人现在也没法离开这个地方,连续行路多日,江彬手下已是疲累不堪,可惜此时想找个地方睡一会儿都会被人惊醒,他们还没法反抗,在皇帝跟前他们可以不把钱宁等锦衣卫放在眼里,平时都在近前?;なゼ?,但到了豹房这样的围城里,他们瞬间变得无足轻重,地位也自然无从谈起。

        ……

        ……

        江彬这边倒没觉得怎样,毕竟有小拧子的卧榻可以休息,一觉醒来觉得神清气爽。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他赶紧起床来想去见朱厚照,这才从轮值的太监那里得知皇帝还没睡醒。

        “陛下怎会休息这么长的时间?”

        江彬并不怀疑太监在说谎,他路过皇帝歇宿的寝殿时还特意看了一眼,但见小拧子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打瞌睡,心里也就平衡了些,趁着皇帝没醒来,他先出前院去看看,想知道自己带来那群兄弟昨夜过得如何。

        等见到手下,看到一个个脸上很重的黑眼圈,听了他们的讲述,才知道自己的弟兄昨夜受到非人的虐待。

        “……江大人,那些锦衣卫简直不是人,我们刚找到个地方睡一会儿,就被他们吵醒了,老孙几个还被一通拳打脚踢,据说是锦衣卫钱指挥使吩咐他们干的?!笔窒孪缘煤芪?,却又不敢大声说话,只能低声跟江彬抱怨。

        江彬怒从心头起,握紧拳头道:“这群狗东西,嫌命长了吧?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手下道:“江大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听说此处叫豹房,根本不是皇宫内苑啊。为何皇帝老儿到了京城后不回富丽堂皇的皇宫去住,要到这种深宅大院里来?咱们是不是被骗了?皇帝老儿不会就此不管我们,让我们自生自灭吧?之前咱可得罪了那么多人,若是回到蔚州……恐怕命不长久!”

        到了京城后,这群蒙头蒙脑的人才发现跟自己的预期大不相同,开始担心起自己未来的命运。

        早前在蔚州时,便因为赵员的事情开罪了不少人,再加上昨天在京郊阻止朝中权贵见驾,这些人知道一旦被强行发配回去,很可能会遭到非人的打击和报复,所以他们开始忐忑不安,进而忧心忡忡。

        江彬安危道:“没事,陛下就在里面休息,我还能靠近,这里戒备森严,但都是锦衣卫,这些人不能完全?;け菹隆忝欠判?,既然义无反顾选择跟我来京城,我还能亏待你们不成?等陛下醒来,我便会跟陛下请示,让陛下给你们安排差事?!?br />
        一名手下道:“江大人,还是不要吧……就算给安排差事,留下来不意味着要在锦衣卫当差?锦衣卫指挥使跟咱有宿怨,到时候咱就彻底被人管束,很可能会被找借口直接军法处置,他们太会刁难人了……真不如在军中混个官职,别在豹房以及皇宫当差!”

        “对对对!”

        旁边有人连忙附议,“还是谋个军职,不要归入锦衣卫,不然咱几条命都不够他们折腾的?!?br />
        @B

        (笔趣库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www.wvyu.net)
  • 女教师舍身保护学生被撞身亡感动各界 2019-06-20
  • 甘肃宣讲十九大:丝路春风三千里,陇原儿女添豪情 2019-06-20
  • 手游吃鸡也能用键盘?北通K1吃鸡辅助畅玩刺激战场 2019-06-1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2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6-02
  • 山西出版界融媒体的探索者 2019-05-30
  • 全世界人民都要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不断扩大社会财富公有制的范围,不断缩小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以便最终消灭社会财富私有制,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 2019-05-27
  • 南方都市报:小乔说个球01:世界杯舔屏指南 2019-05-27
  • 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 2019-05-17
  • 比贫穷更可怕的,是心穷 有故事的人 2019-05-17
  • 淮海实业集团新时代传习中心揭牌 2019-05-14
  • 测一测你是个怎样的人:这8幅图,你第一眼看到的是什么? 2019-05-14
  • 周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2019-04-25
  • “‘网红’直播违法屡屡发生,该谁担责?” 2019-04-25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4-18
  • 幸运生肖投注 云南省三张牌 梦彩时时彩计划破解版 我叫mt4官网什么职业好组队 足彩进球彩预测 比基尼派对电影 尼克斯vs马刺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奇才vs太阳 老时时彩500本金 幸运快三计划app apex英雄一直转圈 彩票合买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欢乐球吃球安卓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