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网事·感动2018”一季度网络人物评选结果揭晓 2019-09-07
  • 否认以一个理论是原因是思想的根本抵触,抱着自己的观点不方,而使别人的说理成为强辩,看着就想笑 2019-09-07
  • 日照加快建设整车及零部件产业基地 打造第二个千亿级产业集群 2019-08-31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8-31
  • 滨海湾新区要变“湾区明珠” 2019-08-21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 2019-08-12
  • 黄河口,大美之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2
  • 听听领导人的党报故事 2019-07-13
  • 视频陶然居变形记:从路边小饭馆到全国餐饮十强 2019-07-13
  • SUV正常行驶中8个气囊全部弹开 司机吓得跳车逃生 2019-07-09
  • 达索系统3D体验高峰论坛暨广州智能制造大会召开 2019-07-09
  • 令人振奋的对话!广东科技企业代表向科技厅长问了这个问题 2019-07-04
  • 青岛经济学校2018年实习就业双选会供需比17 2019-07-04
  • “ONE NIGHT 给小孩”北京站探访 周迅刘雯共奏可爱“交响曲” 2019-06-24
  • 来自十多个国家的外国使节在京品民俗、过端午 2019-06-24
  •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 寒门状元 > 正文 第八三二章 不蚀本的买卖(第三章)

    河南22选5大星网走势图:第八三二章 不蚀本的买卖(第三章)

        唐寅直想用脑袋往马车上撞,这就是被绑架上贼船的下场……再也下不来了!原本在苏州城中过着醉生梦死的好日子,现在既要受气还要代人挨打,要走还要被追债,有没有天理和王法了?

        沈溪拉了唐寅一把:“唐兄,为了弥补在下的过错,等下在驿馆内为你备上一桌好酒,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唐寅一脸悲哀地打量沈溪,道:“沈中丞会如此好心?”

        沈溪撇撇嘴道:“打都打过了,事情也算是办成了,总该回去找一坛陈年好酒开怀畅饮一番……说起来在下也很想跟唐兄你再在书画上一较高低,就不知唐兄是否肯赏光?”

        唐寅身上因刚挨了一通狠揍而疼痛不已,不过想到美酒的诱惑,这点儿疼痛就算不得什么了,而且自从京城斗画输给沈溪后他一直耿耿于怀,这一路上没机会比试,现在难得沈溪主动提及,唐寅心想:“要走也不急于一时,先让他放松警惕,我悄悄攒上几两银子再上路。这贼船怎么都得下,但现在还是先把挨打换来的美酒喝下肚再说?!?br />
        “好,我正有此意?!碧埔迅甙恋哪源谎?,重新上了马车,与沈溪一同回驿馆饮酒作画。

        当晚宾主尽欢,就连沈溪也觉得惬意无比,毕竟能跟有明一代最著名的大文豪、大书法家、大画家、大诗人一较高下,是豪情万丈值得骄傲的事情。

        如今唐寅落魄,二人各自作画,唐寅在有这两年游览名山大川的积累后,画功突飞猛进,这也是知耻而后勇,在京城闵生茶楼斗画输给沈溪,在科场上又一败涂地,令唐寅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这两年就算他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可在书画上丝毫未曾懈怠。

        原本沈溪还自信可在书画上略胜唐寅一筹,但现在双方已难分伯仲,甚至唐寅隐隐有越之势。沈溪暗自感慨:“我一时胜他属于投机取巧……这有天分和没天分,就是不一样??!”

        “伯虎兄技艺精湛,在下领教了。来,喝酒!”

        沈溪看完唐寅的画作,嘴里吆喝起来,等唐寅一饮而尽后才若无其事将酒饮下,但实际上一多半的酒都被他洒到地上了。沈溪目的很简单,把唐寅灌醉,如此唐寅画的画全都属于他所有,那他就可以收藏起来当作传家宝。

        这东西时代不用很久远,历史上大约几十年后唐伯虎的画就已经颇具价值,再过个一两百年,到了清朝中前期已价值连城。

        在明朝这么多画家中,能跟唐寅相提并论的少之又少,而唐寅的不幸遭遇和狂放性格又给他的人生带来很大的争议,这变相助涨了唐寅的名声。

        在收藏界,大多数人购书画买的就是一个名气,两幅画摆在一起,说好坏或者差距,完全是主观臆断。而唐寅,就是典型的画出名人更出名,明朝怀才不遇的才子比比皆是,唐寅却是其中的头一号。

        就在二人比试书画正酣,已经各自作出四幅上佳画作时,朱起进来奏禀:“老爷,布政使司衙门那边来人了?!?br />
        沈溪放下画笔,侧过头道:“这就来了?反应度不慢嘛……伯虎兄,一起出去见见?”

        唐寅刚因作画而生出的满腔豪情,马上降了下去,黑着脸道:“沈中丞这是诚心让在下难堪?”

        沈溪笑道:“伯虎兄此言差矣,布政使司来人,多半是要道歉赔礼,指不定有厚礼相赠?!?br />
        唐寅眼睛眨了眨,他可不是傻子,就算多喝两杯,心头还是能算账的。沈溪之所以带他去周孟中的灵堂,是因布政使司的人对沈溪的到来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漠视态度,他此番挨打,沈溪就有了借机难的借口。

        广东右布政使章元应知道理亏,肯定会派人前来道歉,送礼是少不了的,他若是不出去,礼物可就被沈溪给“窃占”了。

        唐寅放下酒盏,道:“那在下就陪沈中丞出去一趟,听听他们说什么?!?br />
        沈溪暗中一笑,与唐寅前后脚出了房门,到了前堂,却见布政使司遣人抬来了大大小小四五口箱子,一名五十岁上下、留着山羊胡的儒官看到沈溪后,恭敬上前行礼:“这位想必就是沈中丞沈大人,下官奉章藩台之命,特地前来拜见。下官乃广东藩司左参政黎俊,见过沈大人和唐公子……”

        来人很客气,不但一眼认出沈溪,连唐寅他也知道,一看就知道自布政使司衙门出时已做过功课。

        说话间,黎俊让人将箱子打开,里面装的不是银钱,乃是一些药材和绢布,还有广东本地的土特产,看上去不怎么值钱,但在其中一口箱子内,放着个小木匣,黎俊特地指了指那小木匣,道:

        “只是一些应有的礼数,不成敬意。这两日章藩台公务繁忙,无暇前拜见沈大人,明日章藩台会亲自过来请罪?!?br />
        沈溪心想,这章元应倒也挺会来事,知道他自己理亏,但故意不提之前打人之事,免得被沈溪咄咄逼人做文章。没有马上来拜访,却先送了礼过来,还承诺明日亲自前来拜访,那沈溪就不会揪着不放,这样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沈溪点头:“那本官就在这里恭候章藩台大驾,到时候倒要听听他作何解释!”

        布政使司那边不提打人,沈溪可不会客气。表面上,沈溪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表现出随时会向朝廷上奏的姿态,让黎俊回禀。

        黎俊礼貌告退,带着布政使司衙门的人离开后,唐寅神色紧张:“沈中丞,难道你就不怕跟之前在福州城一样,有人前来放火?”

        沈溪笑问:“伯虎兄害怕了?”

        “大丈夫死何足惧?”唐寅把腰杆挺直,嘴硬道。

        沈溪可不怕章元应派人来放火,他跟章元应之间并无仇怨,今天周孟中灵堂之事,章元应肯定看出他是故意使诈,犯不着为这点儿小事撕破脸皮。

        再说了,章元应乃是名臣章纶之后,族中多人在朝为官,根本就没那胆子,谋杀朝廷钦命督抚,这是多大的罪过?

        就连在福州城时,派人放火杀人的也并非尚应魁,而是与沈溪素有仇怨且带有江湖匪气的訾倩。

        但有些事,也不能完全不防备,万一真有人图谋不轨呢?沈溪琢磨了一下,道:“伯虎兄提醒的是,看来得派人守住驿馆各处,若有走水之事生,也好有所防范。唐兄,你我再进去饮上几杯,多作几幅佳作?”

        “嗯?!?br />
        唐寅点头,但目光却落在布政使司那边送来的礼物上,尤其是那小木匣,他很想知道里面藏着什么贵重的礼物。

        沈溪慧眼如炬,看出唐寅所想,就算唐大才子再高傲,也会有贪念,想把他应该得到的赔偿拿到手。

        连沈溪自己也想看看木匣里究竟盛放的是什么,如果是金银玉器的话,那说明章元应除了赔偿外,还有不可告人之事,才会如此心虚,他就要小心防备对方狗急跳墙,背后做一些小动作。

        “唐兄想看看自己应得的赔偿?”沈溪笑着问道。

        唐寅瞪了沈溪一眼,好似在说,我这顿打可不能白挨。

        沈溪将木匣拿到手上,并不沉重,说明里面装的并非是金器和银器。放在茶几上,打开,入目处是一串珍珠,虽然珍珠个头不是特别大,但难得是同样的珠圆玉润,这样一串珍珠,在后世或许不值什么大价钱,但在这年头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好东西啊?!?br />
        沈溪道,“唐兄觉得,价值几何?”

        唐寅从来没当过官,没见识过当官送礼能有多大手笔,但他好歹跟着徐经见过大场面,当下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少说……几十两银子?!?br />
        沈溪摇摇头:“何止几十两,价值一二百贯钱也说不定,这布政使司的章藩台,赔礼道歉诚意十足啊?!?br />
        布政使司送来的礼物,从外表看都是些不值钱之物,合起来价值不过一二十两,但这一串珍珠就价值十倍以上,沈溪将木匣合上,道:“待明日章藩台前来,只管退还便是?!?br />
        “嗯???”唐寅一听不乐意了。

        刚才还说这是对我的赔偿,现在这些东西本该属于我,凭什么代我处置说退还给章元应?但他又一想,章元应赔礼,并非看在他唐寅的面子上,章元应是怕沈溪把布政使司纵容属吏殴打督抚的事上奏朝廷,想通过送厚礼来息事宁人。

        沈溪笑着问道:“伯虎兄不会是想将这串东海珍珠纳为己有,变相受贿吧?”

        沈溪把问题上升到“受贿”的程度,唐寅这会儿就算有所觊觎,也只能恭敬行礼:“不敢?!?br />
        “那就是了,该退还是要退,至于别的礼物,收也就收了,伯虎兄喜欢什么,随便挑几件回去,当作是在下对伯虎兄的补偿?!鄙蛳端酥?。

        唐寅心里很窝火,你把最值钱的珍珠扣下来,剩下那点儿破玩意儿,还让我“挑几件”,这是在打叫花子吧?这些药材、绢布、土特产我拿回去做什么,又不能吃喝,难道我转头拿出去卖了?我卖给谁去?

        唐寅阴沉着脸:“谢过沈中丞好意,在下只需多几杯好酒,这赔礼……还是留给沈中丞消受吧?!?br />
        沈溪笑了起来,这幕僚可真好打,只要好酒供应上,就算给他吃糠咽菜也没问题。

        就是话多了一些,脾气稍大了一点儿!

        二人一同进内堂继续饮酒作画,等唐寅喝得酩酊大醉,沈溪让马九扶唐寅回客栈那边休息,他可不想让唐大才子在驿馆里酒疯,唐突他身边的女眷。

        等人走了,沈溪把桌上唐寅刚完成的画作小心翼翼收拾好,这可都是一手的真迹,将来或许可作为传家宝。

        “整理好,回头找人装裱起来收藏?!?br />
        沈溪先对朱山吩咐一句,才笑道,“唐伯虎啊唐伯虎,你以为从我这里赚了酒喝,却不知你的一幅画,就足以价值几百坛几千坛美酒!拉你在身边当幕僚,可是怎么都不会蚀本的买卖??!”

        *************

        ps:第三更到!

        接下来应该还有一章,但按照天子的码字度,得等到12点以后了,大家早点儿休息吧,明天早上起来看是一样的!

        谢谢大家的厚爱,天子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未完待续。)8

        
  • “中国网事·感动2018”一季度网络人物评选结果揭晓 2019-09-07
  • 否认以一个理论是原因是思想的根本抵触,抱着自己的观点不方,而使别人的说理成为强辩,看着就想笑 2019-09-07
  • 日照加快建设整车及零部件产业基地 打造第二个千亿级产业集群 2019-08-31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8-31
  • 滨海湾新区要变“湾区明珠” 2019-08-21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 2019-08-12
  • 黄河口,大美之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2
  • 听听领导人的党报故事 2019-07-13
  • 视频陶然居变形记:从路边小饭馆到全国餐饮十强 2019-07-13
  • SUV正常行驶中8个气囊全部弹开 司机吓得跳车逃生 2019-07-09
  • 达索系统3D体验高峰论坛暨广州智能制造大会召开 2019-07-09
  • 令人振奋的对话!广东科技企业代表向科技厅长问了这个问题 2019-07-04
  • 青岛经济学校2018年实习就业双选会供需比17 2019-07-04
  • “ONE NIGHT 给小孩”北京站探访 周迅刘雯共奏可爱“交响曲” 2019-06-24
  • 来自十多个国家的外国使节在京品民俗、过端午 2019-06-24
  • 福建体彩31附加玩法 七乐彩开奖历史信誉群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四川时时是真的吗 在中国玩德州扑克犯法吗 福建体彩11选5昨天开奖结果 足彩进球数开奖结果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图 浙江快乐推荐号码推荐 新时时缩水软件 成年男人的游戏 北京赛pk10直播网址 123kjcom手机看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比分新浪爱彩旧版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