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听领导人的党报故事 2019-07-13
  • 视频陶然居变形记:从路边小饭馆到全国餐饮十强 2019-07-13
  • SUV正常行驶中8个气囊全部弹开 司机吓得跳车逃生 2019-07-09
  • 达索系统3D体验高峰论坛暨广州智能制造大会召开 2019-07-09
  • 令人振奋的对话!广东科技企业代表向科技厅长问了这个问题 2019-07-04
  • 青岛经济学校2018年实习就业双选会供需比17 2019-07-04
  • “ONE NIGHT 给小孩”北京站探访 周迅刘雯共奏可爱“交响曲” 2019-06-24
  • 来自十多个国家的外国使节在京品民俗、过端午 2019-06-24
  • 砥砺奋进新姿态——党的十八大以来历史性变革系列述评之一(1) 2019-06-22
  • 王力宏演唱会户外首场来袭 父亲节共享喜悦与感动王力宏 龙的传人 2019-06-21
  • 女教师舍身保护学生被撞身亡感动各界 2019-06-20
  • 甘肃宣讲十九大:丝路春风三千里,陇原儿女添豪情 2019-06-20
  • 手游吃鸡也能用键盘?北通K1吃鸡辅助畅玩刺激战场 2019-06-1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2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6-02
  •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旅团之战(下)

    河南22选5走势图表:第一百八十八章 旅团之战(下)

        四个人当中,跑得最快的双手剑士最先抵达那棵白蜡木附近。

        他先抬起头一看,发现那胖乎乎的帕帕拉尔人正在努力从树上爬下来,于是想也不想,手中大剑抡圆了脱手一掷。飞旋的大?;坏懒烈脑才?,飞过森林准确击中白蜡木树干,‘砰’一声插在上面,大半个剑刃横切过高大乔木的木质树干。

        后者发出一声‘吱吱嘎嘎’的裂响,失去了支撑之后巨大的树冠向一侧倾倒下去。

        帕帕拉尔人发出一声恐怖至极地尖叫,抓着树枝挥舞着胖乎乎的小短腿,但在最后关头纵身一跃,跳到了附近一棵扁柏上,又被鳞叶刺得哇哇直叫。

        双手剑士没料到还有这样的操作,看得一愣,才赶忙快步上前去拔出自己的大剑。只是他手才刚挨到自己的剑柄,才一眼看到倾倒的白蜡木上有一个突起的闪光的装置。

        陷阱——

        双手剑士脑子里一个激灵,赶忙松开剑柄,向后一个急滚。

        但滚入灌木丛中之后,等了片刻,却没等到想象中的动静。他抬头一看,才看到那装置‘咔嗒’一声裂开来,从里面跳出一个弹簧小丑来,摇摇晃晃,像是对他无声嘲讽。

        双手剑士大怒,冲上去拔出大剑,便经过那‘小丑’向帕帕拉尔人追去。

        谁知他才刚走到一侧,小丑上随即冒出一团火光,剑士心中大骇,举剑就挡。但火光一闪,一团火球也只把剑士熏了个满脸漆黑而已,他着实愣了好一阵子,才回头一看。

        只见帕帕拉尔人已经压弯了那棵扁柏,从上面落地,然后向远处逃去。中间还摔了一跤,像是圆滚滚的皮球一样滚下了山坡。

        剑士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一言不发,向着那方向走了过去。

        他分开一丛桂树,才看到那小胖子正大字形倒在一丛灌木地之中,摔了一个四仰八叉,摇晃了一下脑袋才坐起来,看到他时,脸上不由露出惊恐的神色。

        但对方随即看向他身后,惊叫了一声:“女仆小姐,救命!”

        剑士心中一凛,手上反应更快,拔?;卣?,但只扫了一个空——身后哪里有人?他再回身,那狡诈的帕帕拉尔人已经拍拍屁股爬起来,一溜烟地逃走了。

        剑士脸黑得不能更黑——好在沾满火灰,也看不出更黑,只是有些滑稽。他双手握起举大剑,‘咔咔’将剑柄一扭,锷上星辰宝石发出一道浅黄霞光,然后将剑一举,重重向下一斩。

        黄光穿过剑刃,传入地面,如同一道闪电,穿过奔跑的帕帕拉尔人脚下,大地轰然裂开,在其前方升起一道尖岩。帕帕拉尔人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他,再回头才发现已经闪避不及,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哇呀!”

        然后便一头撞了上去,仰面倒下。

        大剑士这才收回剑,剑上‘嗤’一声冒出一阵白烟,星辰石也黯淡下去,他看了看,心中不由感到自己有些过于冲动了。星辰石过热冷却,自己竟然把宝贵的超载机会用在了追一个没什么用的小胖子身上。

        不过也是对方太可恶了一些。

        他提着剑走过去,那帕帕拉尔人这才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脸都撞肿了,胖得像是一个猪头——对方眯着一只眼睛看着他,摇晃着双手,支支吾吾道:“鲁背何正的有伦……”

        “我信你个鬼!”

        剑士大怒,举剑就向帕帕拉尔人斩下。

        但正是这时候,一阵狂风从他身后袭来,仿佛有什么猛兽,正挥出巨爪。

        剑士心中大骇,在最后一刻硬生生回剑,同时转身,横剑在自己胸前一挡——‘砰’一声巨响,一股巨力撞在他剑刃之上。

        他登时连人带剑横飞出去,‘咔嚓’一声撞裂了一棵树,再撞入后面的灌木丛中,滚了好几圈,才堪堪停下来。

        谢丝塔一身高挑的女仆装,冷着一张脸,看着这一幕,这才收回拳。巨大的臂铠之上,几乎每一片铠页皆在张开,然后从中排出一道长长的白色蒸汽。

        “休四塔,鲁们终于来伦?!迸量酥鬃乓徽帕?,一副死里逃生的样子,瓮声瓮气地说道。

        女仆小姐却不看他,向一个方向举起手,冷冷道:“风墙?!?br />
        以她臂铠为中心,绽放出一片白色气云。

        远处森林飞来一支利箭,划过一道弧形,撞在气云之上,顿时弹开向一旁。然后一个圣骑士与一个铁卫士才出现在那个方向上,但圣骑士与铁卫士可射不出那样的一箭——帕帕拉尔人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幕,心知还有一个游侠潜在一旁。

        那是那个游侠领队——

        接着大猫人与巴金斯皆出现在了帕帕拉尔人面前。

        四对四,现在两边都有一个伤员。

        不,应当说是五对五。

        帕克又瓮声瓮气地说道:“小心,对方还有一个夜莺?!?br />
        他声音这才总算恢复了一些正常。

        大猫人点点头,看向一旁的女仆小姐,后者看向一个方向,然后轻轻一颔首。

        而瑞德口中这时竟然还叼着烟斗,他这才拿下烟斗,又对着对方的圣骑士提议道:“骑士,要不要和我一对一决斗?”

        后者与自己同伴互视一眼,皆看出这是一位原住民圣骑士,同时摇了摇头。

        虽然也是圣骑士,但作为选召者,当然不同于前者的刻板。

        瑞德叹了口气,理了理华丽的火红鬃毛下坠的金环,也不知是为选召者圣骑士无法理解的追求——还是为了自己的好心,不为对方理解。他回过头对巴金斯说道:“那就这样吧?!?br />
        对方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巴金斯便向前方丢出一枚圆滚滚的手雷。

        “我靠!”

        那铁卫士大叫一声。

        两人做梦都没想到,刚才还谦恭有礼的狮人圣骑士,转头就是一个阴招过来了。

        他们同时闪身避让,但手雷并未炸开,而是冒出一股白烟,转眼之间便遮蔽了森林。

        “烟雾弹,”那铁卫士心中一急,受伤的双手剑士还在那边:“帕尔马,你先去救人!”

        他立刻对自己同伴说道。

        那圣骑士一点头,只是才刚钻入烟雾之中,前方就是一道劲风袭来。他连忙举盾一挡,当一声巨响,巨力让他都忍不住后退一步,抬头一看,才发现是之前那狮人圣骑士。

        瑞德一击不中,立刻矮身一扑,消失在另一个方向。

        那圣骑士心中骇然,作为重甲职业,他从没想过一个圣骑士可以灵敏到这个程度。

        只是他心下虽惊,但战斗本能尚在,手上长剑剑柄上宝石微微一亮,一圈漆黑的光环沿他脚下从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那光环所过之处,即便是在浓雾之中,一草一木皆映入他心中。

        他马上捕捉到一道影子,正绕向他身后,立刻转身一斩。

        瑞德也有些意外,一个急停避开他这一剑。

        “萨瑞度的骑士,”瑞德看了看脚下的沉沉黑光。他抬起头来,一边后退一步,叹了口气:“年轻人,迷途知返还是时候,黑暗众圣给予的力量,代价可没那么简单?!?br />
        龙火公会的圣骑士充耳不闻,仍是一剑抢攻。

        瑞德当一声挡住他的剑,一道光纹出现在大猫人臂铠之上,力量爆发将之推开。大猫人再横杖一扫,龙火公会的圣骑士立刻举盾就当,但一盾挡实,瑞德却并未再一次抢攻。

        那圣骑士有点意外地向前看去,才发现大猫人正一个转身,他还有些愕然,忽然之间雾气分开,一道鞭影横扫而至。

        圣骑士根本没反应过来,便被一鞭扫个正着。鞭子打在他头盔上,‘砰’一声闷响,头盔上立刻出现一道凹痕,圣骑士自身也横飞出去,滚落在地上。

        大猫人这才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看着这年轻人,一双淡银色的瞳孔,闪烁着淡淡的怜悯的光芒。

        他轻轻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尾巴——他是来自于圣白平原的狮人圣殿卫士,但在圣骑士这个身份之前,他首先是一个狮人。他和方鸻讲过一个故事,即年轻的雄性狮人皆要去完成那个他们宿命之中的试炼——

        幸存下来的战士,才可以完成他们的成年礼,而那些不幸者,早已埋骨于草原的荒野之上。

        那圣骑士晃了晃脑袋,并未受什么致命伤,他咳嗽了一声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抽了一下手,竟然没动,低头看去,手甲上传来‘咔咔嚓嚓’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结了一层冰棱。

        附近有元素使。

        圣骑士心中立刻闪过这个念头。

        但一道高大的影子,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事实上在洛羽吟诵咒文之时,藏身于一片岩石之间的游侠队长便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但他举起弓来,忽然一侧扁柏林中一点闪光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十分冷静地又放下弓,拿起通讯水晶,输入了几个文字。然后才十分有耐心地看向那个方向,他想了一下,捡起一枚石子,向不远处丢了出去。石子落在地上,弹跳了一下。

        远处扁柏林方向火光一闪。

        一发子弹精准地击中石子落地的方向。

        然后又是两发子弹,先后击中左右两角不远的地方,打出一片火花。

        “短铳,三段连击,火枪手?!?br />
        “距离一百六十尺之内?!?br />
        一连串数据立刻浮现在游侠队长脑海之中,他翻身,举起弓,便向自己印象之中的位置射出一箭。

        然后再偏向一侧,再张弓搭箭,再射出一箭。

        事实上巴金斯在看到一片火花的同时,就意识到自己的攻击落空。他极为敏锐,下意识想要向前一滚——但在那一刻,他忽然察觉到什么。停下来,只稍稍矮身。

        一支箭尖啸着飞过他的头顶。

        然后另一支箭落在他准备滚过去的方向。

        巴金斯当机立断,立刻将自己手中的短铳丢了出去,落在一片碎石之间。

        不远处,在龙火公会游侠队长空洞而漆黑的‘夜枭’视野之中,只看到一点红光一闪而过——那干净利落的红光,只有金属制品撞击时才能发得出来。

        他眼中黑暗尽退,马上从原地退回,然后拿着弓从另一个方向绕了一个圈子,向着扁柏林的方向潜了过去。

        此时战场之中。

        仅剩下那铁卫士正叫苦不迭。

        他和一直潜伏在附近的那夜莺,一早就得到了来自于游侠的指令,要绕过去找那元素使的麻烦。

        可这谈何容易。

        面前这冷着一张脸的俏丽女仆便是一个大麻烦。之前对方只随手一挥,一道寸击,不远处一棵松树树干炸裂开来,将藏身于那里的夜莺逼了出来。

        他是试图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但才明白自己惹上了什么样的怪物。女仆小姐倒一点也不客气,马上抢攻上来。

        大盾每挡住一拳,便重重一颤。而铁卫士才正要松一口气,女仆小姐左拳又至,力道非但不减轻,反而更重一分——对方也无任何花巧,甚至也不寻找他弱点,只当面一拳打在他大盾之上。

        他一身重甲好似堡垒,但巨力传来仍连退三步。

        还未站稳,谢丝塔右拳又出。

        这一拳,便直接把他打飞了出去。

        前后不过一秒钟。

        铁卫士便已重重摔在地上,心中还满是不可思议,他体质属性高得惊人,倒是没受什么伤。但能三拳把自己打飞,对面这得是什么怪物?他抬头看去,只见女仆小姐仍旧冷着一张俏脸——美则美矣,可也太厉害了一些。

        谢丝塔好像是一台效率高得惊人的战斗机器,面无表情,又继续向前。

        而这时候,那龙火公会的夜莺才反应过来,一下伸出手来——身下影子骤然伸长,缠向这个方向。

        但女仆小姐动都不动一下,只双拳一握。至魔导炉往上,全身上下的光纹尽皆亮起。

        一片气浪炸出。

        夜莺的控影立刻寸寸断裂——武斗家的爆气,气浪震荡范围之内,消除一切魔法、异能效果。谢丝塔这才回过头,冰冷的目光竟让那夜莺下意识止步。

        “我们不是她对手……”

        这时那铁卫士总算从地上爬了起来,咳嗽了一声说道。

        他看向那夜莺,对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我来拖住她,你先去执行队长的命令?!?br />
        后者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多说,只举起手来。

        谢丝塔看到这一幕,马上明白对方要干什么,立刻闭上眼睛。

        而那一刻夜莺手上发出一道强烈的闪光,在闪光的同时,她身上分出一道影子向着一个方向滑入灌木丛的阴影之下。而片刻之后,她又分出第二道影子,往大雾弥漫的方向潜入。

        下一刻,谢丝塔这才睁开眼睛,眼中仍旧是一片冷静之色。她一眼便看到对方第二道影之,伸手一击,再一道寸击将那道影子打个粉碎。

        但她正想再追击,那夜莺却已化为一片虚影,消失不见。

        然后铁卫士便举盾挡在了她身前。

        谢丝塔看到这一幕,也便不再举步,而是转过身来,面向龙火公会的这位铁卫士。

        ……

        方鸻这才收回视线,林地中有些安静。

        他抬头看向天空,不多时,那里一只金色的发条妖精飞了回来,落在他手上。

        龙火公会的精英旅团一分为二之后,他就知道有一队人往自己这边而来——不,或者应该说一开始,他与罗昊就有意挡在对方前进的路线之上。

        巴金斯、大猫人那边作为七海旅团的最强战斗力,而且战斗经验远远丰富于对手,就是他全力出手,也未必能在大猫人或者是谢丝塔手上讨得了好。

        在一对一的情况下,那边取胜的几率很大。而他要做的,是与罗昊一起尽可能地为大猫人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

        并让战场上产生有利于他们的,形成局部优势的机会。

        决定这场战斗胜负的关键——

        其实正是眼下这场战斗。

        这也是一开始便预计好的事情——当然若是对方判断失误的话,这场战斗或许会更容易一些,但对手显然表现出了作为旅团应有的水准,于是这场战斗也不得不进入最后的阶段。

        而且箱子与姬塔还需要恢复魔力的时间,爱丽莎与帕克也不在此处,艾缇拉与希尔薇德另有计划要执行。

        也就是说,在这场战斗的一开始,他所能依靠的,除了罗昊这个新加入队伍没多久的胖子之外,也就只剩下他自己而已。

        以二对五,甚至是以二敌六,说是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方鸻下意识再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操控手套,这个动作细微地暴露出他些许的不安。毕竟正面与选召者对抗,他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可若对方是精英旅团的成员,在以少敌多的情况下。

        那又是另一回事。

        “有人来了?!闭馐甭揸缓鋈恍∩盗艘痪?。

        “三个?!彼植钩淞艘痪?。

        方鸻也抬起头来,首看到的,但只有一个人而已。

        林地之中此刻出现的,正是那个之前在发条妖精视野之中见过一面的灵巧剑士。对方提着剑,看到他们两人时,眼中还微微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而方鸻则不由轻轻吸了一口气。

        ……

        。m.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
  • 听听领导人的党报故事 2019-07-13
  • 视频陶然居变形记:从路边小饭馆到全国餐饮十强 2019-07-13
  • SUV正常行驶中8个气囊全部弹开 司机吓得跳车逃生 2019-07-09
  • 达索系统3D体验高峰论坛暨广州智能制造大会召开 2019-07-09
  • 令人振奋的对话!广东科技企业代表向科技厅长问了这个问题 2019-07-04
  • 青岛经济学校2018年实习就业双选会供需比17 2019-07-04
  • “ONE NIGHT 给小孩”北京站探访 周迅刘雯共奏可爱“交响曲” 2019-06-24
  • 来自十多个国家的外国使节在京品民俗、过端午 2019-06-24
  • 砥砺奋进新姿态——党的十八大以来历史性变革系列述评之一(1) 2019-06-22
  • 王力宏演唱会户外首场来袭 父亲节共享喜悦与感动王力宏 龙的传人 2019-06-21
  • 女教师舍身保护学生被撞身亡感动各界 2019-06-20
  • 甘肃宣讲十九大:丝路春风三千里,陇原儿女添豪情 2019-06-20
  • 手游吃鸡也能用键盘?北通K1吃鸡辅助畅玩刺激战场 2019-06-1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2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6-02
  • 新疆18选7复式玩法 白狮王走势图 海底捞鱼片是什么鱼 法甲赛程 斗地主图片分析 pk10计划app 轩辕传奇做装备 北京pk10冠军软件 热刺著名球迷 百人牛牛大富翁下载 特码七分裤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买 天涯明月刀官网角色 舟山体彩飞鱼技巧 魔兽争霸Ⅲ混乱之治 里昂和艾达